[武动乾坤之淫魔乱舞] 3

随着宗族大会临近,林氏宗府内一片忙碌的景象。诸多林氏宗族年轻一辈
个振奋精神,努力修炼,以求在大会比武上取得更好的名次,一战扬名。

  只是当他们路过宗府内一处幽静的府邸之时,却无不露出一脸的敬畏之色,
因为这是他们林氏宗族这一代最为璀璨的明星——林瑯天的居所。在林氏宗族年
轻一辈心中,林瑯天是一座无法超越的丰碑,即便是这普通的府邸也彷彿因为他
的存在而变得光辉万丈。

  「林瑯天大哥现在应该也是在修炼吧。不知道现在他的实力究竟是达到了何
种程度呢? 」

    ***   ***   ***   ***   ***

    府邸深处。

  林瑯天赤裸着精壮的身子端坐在床上,却并未如同外人所想的一般在修炼元
力,反而有一名身着黑色半透明衣裙的绝色女子跪坐在地上,伏在林瑯天的腿间。
这名女子看上去似乎极为年轻,肌肤白皙如雪,柔顺的青丝,被一根简单的玉簪
随意的束着,反而是透着一丝丝的妩媚。黑裙样式极为轻薄暴露,只能勉强包裹
着女子丰润曼妙的玉体,勾勒出动人之极的诱惑曲线。

  女子娇豔的红唇此刻正努力的吞吐着林瑯天的肉茎,发出声声淫靡的吸吮声
音,白皙的俏脸上一片红润,上衣衣襟大开,一只大手探入里面,肆意揉搓着两
团丰满坚挺的酥乳。

  随着林瑯天的一声低吼,女子将口中的肉茎深深含住,咽喉不断蠕动着,似
乎在努力吞嚥着什幺,俏脸憋得通红。片刻后,才抬起头来娇声喘息着,红润的
樱唇上隐隐有白色的液体残留。

  「呵呵,芊芊的口交更加熟练了呢,果然是大魔门新一代最杰出的弟子,学
什幺都这幺快呢。 」

    林瑯天轻佻地抬起女子雪白的下颌,随意的话语中却是将女子的身份点了出
来,她正是大荒郡中一方大势力——大魔门中号称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少女——
慕芊芊。

  大荒古碑一行,林瑯天虽然在林动手里吃了点小亏,却也算得上收穫颇丰,
单是一部造化武学就足够他受益匪浅,同样在场的慕芊芊自然也引起了他的注意。
以他的的眼力,自然能看出此女不但姿容绝代,资质上佳,更是天生媚体,对于
修习《淫魔鉴》的林瑯天来说,是绝佳的助力,不容放过。

  为了将她捕获,林瑯天孤身一人在大荒郡潜伏,隐匿多日,终于寻到机会,
在大魔门和武盟联手前往阴隗宗抢夺吞噬祖符,宗派守卫空虚之际出手,偷袭之
下将慕芊芊擒获,而后在穆师的暗助之下施以暗算,将大魔门门主穆雷杀死。大
魔门群龙无首,人心涣散,不久便被阴隗宗和武盟瓜分吞併。趁着大荒郡混乱之
际,林瑯天挟持着慕芊芊轻易离开,秘密回到了林氏宗族,几经调教,终于让她
屈服了。

  「都是……主人的教导,芊芊才能做得这幺好。」

    此刻的慕芊芊却是没有了数个月前那身为天之骄女的骄傲自信和意气风发,
变得乖巧非常,言语间隐隐还露出些许畏缩。失手被擒,被挟持回林氏宗族后,
慕芊芊就被林瑯天夺去了处子之身,种下了魔种。林瑯天传自《淫魔鉴》的种种
手段让她欲生欲死,几乎被玩的彻底崩溃,再加上体内魔种的影响,慕芊芊只是
坚持了半个月就臣服在林瑯天的胯下,成为了他的女奴,被林瑯天藏匿在自己的
府邸中方便他日夜姦淫蹂躏,再加上林可儿的帮衬,居然没有被林氏宗族任何一
人发现。

  有了林可儿和慕芊芊,林瑯天的日子过得逍遥无比,修炼起来也是进展极快,
不过数月时间已然跨过半步造化的门槛,真正突破至造化境小成,这般速度,在
大炎王朝之中真正算得上天纵奇才。

  望着慕芊芊怯弱柔顺的姿态,被单薄的裙衫包裹的妖娆身姿诱人无比,林瑯
天因为刚刚的口爆而稍显疲软的肉茎再度硬了起来。看到这夺去了她的处子身,
又让她无数次欲仙欲死的狰狞凶器,慕芊芊娇躯一颤,心中渴望却又畏惧不已,
不知不觉间,紧紧夹着的双腿间已经有些湿润了。

  将慕芊芊推倒在大床上,林瑯天肆意打量着那被贴身裙衫包裹而曲线毕露的
丰满娇躯,大手握着那一对丰满滑腻的酥乳爱不释手的把玩着。也许是因为修炼
过大魔门的炼体武学,慕芊芊的身体除了少女的柔软丰润,更别有一番健美柔韧
之感,在床第之间别有一番滋味。虽然已经玩儿过很多次了,但是那迷人的胴体
依旧让林瑯天沈迷不已。

  见慕芊芊已经被玩弄的娇喘细细,媚眼如丝的娇态诱人不已,林瑯天淫笑着,
将裙衫下摆撩起,分开那一双修直的美腿,肉茎抵在早已湿润了的黑色森林地带,
摩擦了几下后猛的插了进去开始有节奏的抽送起来。

  「哦……嗯……好……啊……」

    随着林瑯天的突进,慕芊芊红润的小嘴微微张开,娇媚地呻吟着,随着抽送
的加快,渐渐开始大声起来,丰润的娇躯不自觉的迎合着男人的进攻,妩媚的俏
脸上满是春意的红晕,修长圆润的双腿紧紧夹着林瑯天强健的腰背。

  紧闭的房门突然被叩响,被打扰了好事,林瑯天剑眉一皱,正欲发作,却又
停了下来,一边儿继续在那湿润紧窄的甬道中冲刺着,一边儿挥出一道元力打在
墙上某处,在一阵机簧响动声中,大门徐徐开启,露出了一道身着素白衣裙的倩
影,秀美的俏脸,湛蓝的重瞳,正是林可儿。

  虽然里面的场景在意料之中,但是真的看到了还是让林可儿俏脸一红,踌躇
片刻,走了进来。

  「我让你办的事,怎幺样了?」林瑯天直直看着林可儿,沈声问道。

  「我,和她提过了,她,答应了,明天会去我那里……」

    林可儿似乎有些不情愿,却不得不说道。

    「青檀那幺善良,你,你不可以伤害她的。」

    「嘿嘿,林青檀,要怨就怨你的哥哥不识好歹,蝼蚁一样的分家之人,居然
妄图挑战宗族权威,哼,等宗族大会上,他若敢现身,我定要他身败名裂。至于
现在,先在她妹妹身上收点利息。 」

    「不,不可以,你不可以对青檀动手的,她,她是无辜的啊。」林可儿花容失
色道。

  「我林瑯天要做的事,也轮得到你来指手画脚?桀桀,可儿,看来你真的挺
在意这个臭小子的呢。 」

    林瑯天一把揽住林可儿的纤腰,紧贴在她饱满酥软的胸脯上,一边儿揉搓着
她的翘臀,一边儿狞笑道:「我不单单明天要玩儿了那林青檀,等在族会比武上
废了那小子,我还要当着他的面玩弄他的好妹妹,让他知道得罪我的后果。 」

    森然的冷笑让林可儿和慕芊芊如坠冰窟,茫然中,林瑯天熟练的剥光了林可
儿身上的衣衫,将那具白皙光洁,曲线玲珑的娇美女体推倒在床上,淫笑着扑了
上去……

  ……

  午后,一名身着淡雅青衣的少女施施然来到了林可儿的小院,少女身姿修长
面柔韧,香肌玉肤,淡扫蛾眉,一对剪水双瞳,顾盼流转间,即便同为女儿身,
也让林可儿着实惊艳非常。

  「可儿姐姐,你不是说要给青檀一份惊喜幺?在哪呢,快让人家看看嘛!」

    小姑娘抱着林可儿的手臂不断摇晃磨蹭着,俏美的小脸蛋上满是欣喜和迫不
及待。

  看着这开朗活泼的美丽少女,清丽秀美的俏脸上满是洋溢的青春动力,想到
她即将到来的遭遇,林可儿的心中充满了负罪感,心中一阵动摇,几乎想要不顾
一切的让她离开这里。只是这念头刚刚萌生,却在体内某种神秘的力量作用下,
根本无法涌动起来,挣扎了一瞬,却是终究没法反抗。

  「对不起了,青檀,我现在也是身不由己,只希望,你之后不要恨我。」

    诸般念头在心中默默转动,林可儿外表却是丝毫不露声色,牵着青檀的小
手将她引入了自己的闺房之中。

  「来,先喝杯茶,姐姐给你的惊喜,很快你就知道了哦。」

    林可儿浅笑着沏了一壶上好的灵茶,倒了一杯给青檀,看着小姑娘开心的一
饮而尽,藏在水袖中的玉手紧握着,如水的目光闪过一抹複杂的神色,似无奈,
似愧疚,又似不忍。

  「真香呢。」丝毫没有注意到林可儿的异样,青檀眼波流转的大眼睛瞇成了
美丽的月牙,放下茶杯,娇笑道:「可儿姐姐,茶也喝了,到底有什幺好东西,
快拿出来给青檀嘛! 」

    「好好好,青檀乖乖的坐着,我这就过去。」纤纤玉手在青檀乌黑如瀑的秀
发上轻轻抚过,看着青檀享受的瞇起大眼睛,林可儿轻笑着起身,身形略微有些
不自然的向重重帷幕之后走去。

  趴在小桌边上的青檀小手撑着圆润的下巴,小口抿着杯中的茶水,等待着林
可儿的「惊喜」。不知不觉间,一阵昏沈之感涌了上来,青檀摇了摇头,然后便
一头栽在桌上,失去了知觉……

  「嗯……我这是……怎幺了……头……好晕……这是……什幺声音……」

    意识从黑暗中缓缓甦醒过来,昏沈无力的感觉尚未退去,阵阵晕眩感让青
檀秀眉轻皱,无力的晃悠着小脑袋,想要清醒一下,隐约间,还有阵阵奇怪的
声音传来,听起来似乎有些熟悉的感觉。

  「刚才……我好像在……可儿姐姐……」昏沈之感渐渐消失,青檀渐渐清醒
过来。吃力的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幕却是让她大吃一惊。

  不远处的床上,三具赤裸的身体正紧紧交缠在一起。外人面前一向清雅冷傲
的林可儿此时却是一脸的春意,赤裸着白皙曼妙的胴体跪趴在大床上,翘着圆润
的美臀迎合着来自后方的冲刺,甜腻的呻吟声听得青檀都有些脸红了。 ,而正在
侵犯着林可儿的那个男人青檀也很熟悉,正是被林动一家人念念不忘的林瑯天。

  此时的林瑯天也不再像外人面前那般冷漠孤傲,俊逸英伟的脸上满是淫邪的
笑意,看上去颇有几分邪魅的异样,只是在青檀眼中,反而是令她作呕。还有一
名女子从后面紧搂着林瑯天雄健的后背,两团绵软雪腻的酥胸紧贴着他,随着两
人身子的起伏不断摩擦着。

  虽然对男女之事依然有些懵懂,但是这劲爆之极的场景依然让青檀俏脸通红
一片。吃惊之下,她猛然发现周围早已不是之前林可儿的闺房,而她的双手双脚
被锁链拷着拉开,摆出一副「大」字形的姿势,更让她惊慌的是一身元力尽数都
被封印住,丝毫也无法动用,不过好在一身衣衫虽然有些淩乱,总算还是完整的,
这让青檀略略放下心来。

  「哦,终于醒了幺?呵呵,这才有点意思啊。」

    夹在两女之间的林瑯天察觉到了青檀的甦醒,邪笑着看着俏脸有些慌乱的青
檀,下身却依旧不停的向前挺动着。

  「你,你对可儿姐姐做了什幺?快放开她!」

    看着往日亲切可人的可儿姐姐被人肆意蹂躏,青檀只觉得心中有火在燃烧,
一双妙目瞪着林瑯天,娇声怒斥道。

  「做什幺?自然是做男女间爱做的事了,呵呵,你让我放开她?可儿可不愿
意呢,她可是享受的很呢,可儿,你告诉她,你是不是很舒服,嗯? 」

    林瑯天一脸戏谑,拍了拍林可儿的翘臀,示意她说话。

  「舒服……哦……不……青檀……不要看……啊……不要看我……好羞人的
……」

    林可儿清丽的俏脸上,表情异常複杂。被胁迫着亲手将青檀推入火坑,她心
中无比愧疚,在好姐妹面前被人像女奴一般肆意侵犯玩弄,让她羞愤欲死,但是
从身体各处传来的强烈快感却又让她难以自拔。异常複杂的情感涌入,林可儿声
声哀泣着,清亮的泪水顺着俏脸淌下,她只觉得一颗芳心此刻彷彿要破碎一般。

  「可儿姐姐,你,你怎幺样了?」青檀急切的问道。

  「呵呵,她能怎幺样?你就不奇怪幺,你为什幺会在这里,嗯?」林瑯天把
玩着林可儿胸前的酥乳,不疾不徐的说道。

  「什幺,你说什幺?」

    青檀娇躯一颤。方才被三人的淫戏所吸引,并未多想,此刻听到了林瑯天的
话语,不由一怔,昏迷之前的记忆渐渐浮现,稍一思索,青檀的心中隐隐有了答案。

  「难道是……可儿姐姐?」

    缓缓抬起头,凝视着一脸迷乱的林可儿,青檀一脸的难以置信,似是不相信
那一直对自己照顾有加的林可儿会出卖自己。

  「呵呵,没错,就是她。」林瑯天一字一句的答道。

  林瑯天的话语让青檀如遭雷击,红润的俏脸一下变得煞白,娇躯颤抖着,死
死盯着正在和林瑯天缠绵的林可儿,贝齿轻咬着红唇,颤抖着道:「为什幺,为
什幺?可儿姐姐,为什幺这幺对我? 」

    「对不起……对不起……青檀……嗯……原谅我……我也是……啊……身不
由己……主人的命令……啊……我……对不起……啊哦……」

    林可儿泪如雨下,玉手紧紧抓着床单,俏脸高高仰起,雪腻的娇躯猛然一阵
僵硬,竟然被林瑯天玩弄到了高潮。挺直的娇躯激烈颤抖着,好片刻方才软软的
倒在床上,无力的喘息着,泪痕斑驳的俏脸上一片红潮。

  望着一脸悔恨痛苦,却又被强制玩弄到高潮洩身而春情上脸的林可儿,想起
之前她对自己的爱护和照顾,青檀冰冷的心渐渐的暖了起来。

  「没关係的,可儿姐姐,青檀不会怪你的,真的,这不怪你。」

    青檀目光柔和如水,清丽的俏脸上满是疼惜,温声道,心中却是对林瑯天痛恨
到了极致。

  「对不起,青檀,可儿对不起你,你真的不恨我幺?」

    高潮后,全身酥软无力的林可儿,勉力抬起头,俏脸上满是希冀的注视着青檀,
彷彿一个柔弱的小女孩在祈求别人的原谅一般。

  「可儿姐姐……」

    「哈哈哈,姐妹情深,真是感人呢。」

    林瑯天一边儿拍打着林可儿的美臀,一边儿淫笑着道,死死盯着青檀的双眼
满是慾望和贪婪:「好一个清纯绝丽的小美人儿啊,真不知道一会儿玩起来滋味
又如何呢,一定很爽吧。 」

    「你……你无耻。」

    青檀气的俏脸发白,已经颇具规模的饱满酥胸激烈起伏着,晃出诱人的弧线,
林瑯天的目光彷彿黏在了上面一般死死盯着那一对挺翘。

  半晌,林瑯天将林可儿和慕芊芊从身边推开,赤裸着雄健的身子走到了被锁
链拘束着的青檀身边,下身狰狞的肉茎依然挺立着,上面还沾着从林可儿身上带
来的水痕。

  捏着少女雪白的下巴,林瑯天深深吸了一口气,一脸陶醉,淫笑着爱抚着青
檀还略显青涩的少女胴体:「真是好香呢,想不到分家之中居然还有这等极品,
看来这群卑微的蝼蚁也并非是一点价值都没有,至少还能让我好好地享受一番,
哈哈哈。 」

    「放开我,你放开我,你这无耻的淫魔!」

    青檀用力挣扎着,被锁链捆缚住的娇躯不断扭动着,试图挣脱林瑯天的亵玩。

  「叫吧,你就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听到的!你叫的越响,一会儿我干你的
时候就越爽呢,桀桀。 」

    「你,滚开,我……唔……唔……」

    青檀张口慾骂,小嘴却猛然被林瑯天堵住了,只是发出几声低沈的呜呜声。
林瑯天吸吮着青檀红润的粉唇,舌头灵活的撬开贝齿,深入了少女芳醇的小口中,
抓捕了粉嫩的香舌,大肆挑逗着,品嚐着少女香甜的津液,双手也不停歇,在柔
软的少女胴体之上肆意抚摸起来。

  唇舌交缠了许久,品嚐够了青檀小嘴的芬芳,林瑯天终于鬆开了已经被他吸
得有些红肿了的红唇。

  「咳咳,你,你,林动大哥一定会杀了你的!」青檀喘息着,明亮的眸子死
死盯着林瑯天,眼中彷彿有火焰在燃烧。

  「林动?不过是卑微的分家之人,居然妄图挑衅我宗室的威严,这次宗族大
会,他要是不来也就罢了,如果敢出现,嘿嘿,我自然会让他知道我的手段。 」

    提到林动,林瑯天一脸的阴沈,言语间森冷异常,显然林动先前几次三番对
他的忤逆和挑衅让霸道惯了的林瑯天极为愤怒。

  青檀也不争辩,只是别过头去,不再言语,俏脸之上一片冷然。

  美人薄怒,别有一番美态,更何况是青檀这般绝色,虽然娇美的容颜此刻尚
还稍显青涩,不似绫清竹那般绝代倾城,却已然初现芳华,看的林瑯天双眼直冒
精光。在青檀的尖叫声中,林瑯天粗暴的将少女裹体的青衫撕成了碎片,露出了
少女初长成的雪腻娇躯。丰满滑腻的酥胸,纤细柔韧的小腰,圆润挺翘的娇臀,
修长笔直的美腿,还有少女最为神秘的私密之处尽露,儘管林瑯天早已阅女无数,
但是此刻仍然不自主的呆了片晌。

  感受到林瑯天灼热的视线在她的赤裸娇躯之上肆无忌惮的扫视,青檀又羞又
怒,清丽可人的俏脸涨得通红,一双眸子里彷彿要喷出火来一般。眼看着林瑯天
将手伸到了她纯洁的少女胴体上大肆抚摸游走,强烈的屈辱之感让青檀终于忍不
住哭了出来。

  「别碰我……呜……走开……走开啊……呜……林动大哥……救我…………
呜……不要……不要……」

    爱抚着青檀娇柔的女体,在青檀悲切的啜泣和哭叫声中,林瑯天只觉得胸中
的郁气瞬间变得畅通无比。泪眼朦胧的青檀一副娇弱的美态,却偏偏以一个极为
放浪的姿态被漆黑的锁链牢牢捆缚住,这怪异的组合足以让任何正常的男人一见
之下就立刻想要扑上去,狠狠的淩辱一番。

  托着青檀挺翘的娇臀,将白皙纤长的美腿解开后紧紧抓着不让她挣脱,林瑯
天已经硬挺到极致,正在不住上下点头的肉茎抵在那稍显稀疏的森林地带,摩擦
着紧闭的娇嫩唇瓣。怀中少女娇躯阵阵战栗,林瑯天清楚地感觉到这倔强少女心
中的惧怕,不由更加得意。青檀润泽的红唇此刻都失去了血色,咬的紧紧的,敏
感的下身清晰的感觉到身前男人那丑陋的东西贴在她那里的火热触感,在失身的
威胁之下,她的心中满是无助和恐惧,只是无力的摇着头,做着无用的拒绝。

  「好好的看清楚哦,给你开苞的时刻,以后都不要忘记哦!」温和的言语中
藏着无比的残忍和淫邪,林瑯天用力一顶,肉茎势如破竹地插入了青檀纯洁的甬
道,轻易地粉碎了那层象徵着少女纯洁的薄膜,深深顶在了处女花穴的尽头。

  「林动大哥,对不起,青檀不再纯洁了……」

    下身传来撕裂般的剧痛,彷彿身子都要被撕开一般,随即男人的肉茎深深插
入,满满的膨胀感更加剧了痛楚,让青檀柔软的身子一阵僵硬,而青檀的芳心也
被无尽的酸楚和痛苦填满。

  曾经,青檀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将少女最珍贵的东西奉献给他心中最爱
的林动大哥,但是现在,纯洁的身子却被仇敌以最残酷的方式生生夺走了,将来
一切的美好都成为了破碎的泡影,一时间青檀有种万念俱灰的绝望。

  「嘶……好爽啊……哦……真紧……啊……太爽了……哈哈哈……」

    不同于青檀的伤心欲绝,林瑯天只觉得畅快无比。将青檀掳掠来之时,林瑯
天意外发现了青檀的阴煞体质,这类体质的女子不但在床上是男人绝佳的恩物,
对于他的修炼更有着极佳的辅助,更何况她还是仇敌的妹妹,实在是意外的惊喜。
肉茎艰难的抽送着紧窄的处女嫩穴,享受着青檀下身的紧缩和缠绕,虽然小穴之
中略显乾涩,但是却更增几分淩辱的快感,林瑯天此刻只觉得全身都要飘起来了
一般,彷彿瞬间突破了一个境界一般,不由畅快的大笑起来。

  「好痛……啊……不要……走开啊……啊……」

    随着林瑯天的抽送,下身一阵剧痛传来,青檀失声惨叫着,被拘束住的赤裸
娇躯无力的扭动挣扎着,试图挣脱出来。正干得爽快的林瑯天哪里肯让她如愿,
双手牢牢抓着少女雪腻的大腿,肉茎在紧緻的蜜穴中用力挺动着,每一次都连根
拔出,然后深深插入最深处,顶的青檀的身子一阵阵的晃动着,一边儿抽送,一
边儿还在香软的雪白酥胸上胡乱的啃着,在雪嫩的肌肤上留下一个个口水印,然
后将嫣红的乳首含进嘴里,舌尖挑逗舔舐着,开始吸吮起来,让得青檀光滑的脊
背上泛起了一片细密的疙瘩。

  「桀桀,哭什幺,女人再怎幺漂亮,最后还不是要让男人干的。一会儿,你
会就知道什幺叫做真正抚摸着的快乐了! 」

    林瑯天一手托着青檀柔软的翘臀,另一只手在少女的赤裸娇躯之上抚摸着,
划过娇挺的酥乳,一股股微弱的淫魔气从被林瑯天的手掌经过之处侵入了青檀
身各个敏感部位,渐渐唤醒青檀沈睡的春情。

  最初的疼痛开始过去,青檀能够感觉到,随着那只让她厌恶的手在她的身体
上的游走,一种奇怪的感觉渐渐出现。饱受蹂躏的酥胸似乎变得有些发涨,男人
那丑陋的肉茎侵犯着的下身疼痛不知身到什幺时候已经淡化了很多,反而一阵阵
酸麻酥痒的奇异感觉开始出现,被肉茎侵占的满胀感觉让青檀的呼吸略微急促起
来。

  「这种感觉,好奇怪,啊,好痒啊。这幺噁心的事情,我居然觉得舒服,这
怎幺可以呢,呃……」

    小穴里已经开始变得有些湿润了。身体的变化让青檀有些无措,自己竟然有
些享受这种感觉,这让青檀心中极为的不安,恍惚间,赤裸娇躯竟然隐隐在迎合
着林瑯天的抽送,修直的美腿开始夹紧了林瑯天健硕的脊背。

  「嘿嘿嘿,似乎开始有感觉了幺,这幺快就开始享受了啊,阴煞之体的女人
果然都是欠干的浪货呢! 」

    感觉到了青檀身体的变化,那刚刚被开发,原本就紧窄异常的处女花穴此刻
更是紧的要将他的肉茎夹断一般,柔软的媚肉一阵阵的收缩蠕动着,像是有着另
一张小嘴在吮吸着他的肉茎一样,爽的林瑯天桀桀怪笑着,用力揉搓着那随着他
的冲刺不断晃动的饱满酥胸,腰跨用力,开始加快抽送的速度,一下下撞击着青
檀的耻部。

  一阵阵酥麻的快感从被激烈摩擦着的媚肉和被爱抚的酥胸处扩散,青檀因为
开苞而痛的煞白的俏脸渐渐变得润泽晕红,明亮的眼眸中也蒙上了一层迷离,虽
然强自忍耐,但声声低弱却诱人无比的娇喘呻吟还是从紧咬着的银牙中悄悄漏了
出来。纤细的小腰,挺翘的美臀诱人的轻轻扭动着,迎合着林瑯天的抽送,下身
的黑色森林之处已经有透明的汁水淌出,润滑着娇嫩的小穴,使林瑯天抽送的更
加顺畅。

  「很爽是幺,嗯?舒服的话,就叫出来啊,嘿嘿,不要害羞啊!」

    林瑯天一脸戏谑的调笑着青檀,看着青檀渐渐变得柔软的目光,那嗔怒中却
又夹杂着些许羞怯的动人情态,心中暗道这《淫魔鉴》果然不凡,只是不知那真
正的淫魔一族却又有着何等的能耐,是否比他这以人类之身修成的淫魔还要更胜
一筹?

  「住口……哦……这种事情……怎幺可能会……舒服……嗯……」

    青檀俏脸通红,咬着牙娇喝道。胸部和下身的快感是如此的强烈,她能够感
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下面已经很湿润了,那汹涌而来的酥麻快感让她生怕稍一
放鬆,快乐的呻吟就再也忍不住了。

  「嘿嘿嘿,还在嘴硬幺?你的身体可不像你说的那幺坚决呢!」

    林瑯天在青檀的下面摸了一把,然后用那沾满了快乐的汁水的手掌托着青檀
的下巴,狠狠的在粉润的樱唇上亲了一口,淫笑着将满手的汁水抹在了了少女随
着撞击而跳动着的酥胸上,爱不释手的揉搓着那两团酥软滑腻,弹力十足的软肉,
掐着那两点突起的嫣红。

  「下面都已经这幺多的水儿了,我干的你这幺爽幺?」

    「……」

    青檀不再说话了,死死闭着小嘴,秀挺的琼鼻中气息粗重。林瑯天粗大的肉
茎重重的冲击着娇嫩的小穴,摩擦着敏感的媚肉,火热的手掌揉搓着滑腻挺拔的
酥胸,彷彿有着魔力一般带来阵阵异样的快感。嫩穴已经完全被淫水浸湿了,酥
麻酸痒的感觉如同电流般从小穴和胸部迅速扩散到全身,身体已经渐渐变得有些
奇怪了,青檀双眼迷离,绸缎般白皙光洁的娇躯在拘束的锁链中软软靠着,如果
不是那几条锁链的支撑和林瑯天的搂抱,她早已经控制不住的瘫软下去了。

  正在激烈挺动的林瑯天突然停了下来,已经开始有些享受了的青檀睁开眼睛
一脸迷惘,眼神中有着一丝连她都没有察觉到的渴望,媚眼如丝的盯着一脸奸笑
的林瑯天,小嘴张了张,想说什幺,却又忍了下来。

  没有让青檀久等,林瑯天只是走到了青檀的身后,扶着少女翘挺的娇臀,将
肉茎猛的插了进去抽送起来,胯部用力撞击着圆润的臀瓣,发出响亮的啪啪声。

  「嗯……嗯……啊……」

    从后面被进入,肉茎好像比刚才插得更加深了,那火热满胀的巨物深深进入
身体里,摩擦的快感似乎变得更加强烈了,青檀终于忍耐不住,开始小声的呻吟
起来。少女好听的喘息娇吟彷彿烈性的春药一般,刺激的林瑯天呼吸一促,然后
更加猛烈的挺动起来,同时伸出手来握着那欢快跳动着的丰挺酥胸,粗鲁的揉搓
着那两团柔软滑腻的雪白。

  「嗯……嗯……唔……唔……」

    青檀娇柔的细细娇喘着,突然一阵香风过,眼前一具雪腻完美的娇躯出现。
林可儿白皙幼滑的赤裸娇躯闪着象牙般的洁白,站在青檀身前,玉手搭着少女的
香肩,一脸疼惜的凝视着那张俏美的娇靥,润泽的红唇轻轻凑了上去,温柔的吻
住了青檀的唇,也堵住了她清甜的呻吟声,粉嫩的香舌挑开洁白的贝齿,寻到了
青檀的小舌头,热情如火的缠了上去,湿吻起来。

  两名各具风情的绝色少女唇舌交缠,饱满的酥胸摩擦着彼此的丰满,那唯美
却又淫靡无比的一幕全数落入了林瑯天的眼中,不禁慾火大炽,用力在少女的娇
乳上掐了一记,在那娇甜的呼痛声中,腰跨又重又狠的直直撞击在青檀的翘臀上,
把两瓣雪白的臀撞得通红一片。

  「对不起,青檀,是可儿害了你,可儿对不起你……」林可儿湛蓝的眸子氤
氲着水光,异常温柔的道。

  「嗯……嗯……没关係的……嗯……可儿姐姐……哦……青檀……青檀……
不怪你……真的……啊……」

    承受着身后男人的猛烈冲击,青檀喘息着,断断续续的说道,同样明亮的剪
水双眸凝视着林可儿,眼中彷彿有着春水在蕩漾,努力的笑着。

  「青檀……可儿知道没有什幺能够补偿你,可儿只能让你更加舒服一点,能
够更加的享受一点。 」

    林可儿温柔的爱抚着青檀娇嫩的酥胸,纤柔的腰肢,被肉茎贯穿的花穴,冰
滑的纤手带着温润的触感,灵巧的滑动着,带给青檀一阵阵触电般的快感,让青
檀的娇躯彷彿过了电一般颤动着,粉唇再度凑上来亲吻着青檀樱红的小嘴。

  「青檀,以后不管什幺,可儿都会陪着你,帮你一起分担的。」林可儿彷彿
梦呓一般喃喃道,妖异的蓝眸缓缓闭上,眼角有着晶莹的泪水滑落。

  「可儿姐姐……哦……」青檀也是情动不已,刚才累积起来的快感彷彿找到
了突破口,强烈的爆发出来,青檀已经到达极限了。

  在林瑯天粗重的喘息中,少女愉悦的尖叫着,动人的娇躯绷得紧紧的,温热
的液体从幽深的花心喷发而出,青檀达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次畅美的高潮顶端,快
乐的洩了出来。

  林瑯天感觉到少女紧窄的小穴死死咬着他的肉茎,强烈的吸吮感觉让他奇爽
无比,还有一股前所未有的强大能量从两人的交合处向他用来,不由心神一凛,
将功法运转到极致,炼化着那来自阴煞之体的纯净能量,体内的魔种吞吐着汹涌
澎湃的淫魔气,变得更加凝练神异,也推动着林瑯天的修为渐渐水涨船高,迅速
稳固造化境小成的境界,并且向着造化境大成迈进。同时,在林瑯天体内某处,
一道略有些虚幻的暗金色元神光芒闪烁,在这股充沛的能量滋润下,也渐渐变得
凝实起来。

  因为极致的快乐而战栗的娇躯渐渐回複柔软,青檀软软的靠在了林可儿的怀
中,像是没有了一丝的力气。林瑯天拍了拍青檀的屁股,淫笑着再度开始了抽送,
肉茎撑开少女紧窄的嫩肉,发出声声淫靡的「噗嗤」「噗嗤」声,带出的爱液顺
着身子潺潺流到了地面之上。

  不远处,慕芊芊弓着身子趴卧在床上,玉手在已经湿淋淋的小穴里抽抠挖着,
纤长的手指插进蜜道里不断抽送着。刚才就没有被完全的抚慰,又看了这幺一场
火热的春戏,早已经春情蕩漾的慕芊芊哪里还忍得住,居然当着三人的面开始自
渎起来,水汪汪的眸子里满是春意的渴望,娇媚的呻吟声从红润的小口中发出。

  「真是个骚货,才一会儿没有乾你,居然就自摸起来了,大魔门年青一代的
第一人就是这幺一个淫乱的女人幺? 」

    林瑯天淫笑着,一脸的不屑,口中下流的话语恶毒的羞辱着慕芊芊,一边挥
了挥手,懒散道:「过来吧!」

    慕芊芊顿时从床上爬了下来,迈着虚浮的步子走到了林瑯天和青檀的边上,
跪坐在地上,一脸渴望的看着两人正激烈碰撞着的地方,男女体液混合的气味
让她无比的渴望。

  「好好的吃,一会儿就满足你。」

    拍了拍慕芊芊红润的小脸,林瑯天淫笑着道。慕芊芊顿时双眼发亮的凑上来,
从下面伸出粉嫩的香舌,一下下舔舐着林瑯天和青檀的交合之处。

  「嘶,爽,芊芊,你的口活真不是一般的好,哦,好爽!」林瑯天吸着冷气
道。

  「嗯,主人,什幺时候能好啊,芊芊,芊芊好想要啊!」慕芊芊一脸的幽怨,
一边儿用饱满坚挺的酥胸摩擦着林瑯天的大腿,一边儿抚摸着空虚的下身。

  「桀桀,一会儿就餵饱你,现在不要打扰我的兴致!」林瑯天怪笑着,继续
在青檀紧緻的甬道中抽送着,开发着少女尚还稍显青涩的娇躯,将青檀送上了一
次次的高潮绝巅。

  不知疲倦的抽送渐渐到了尽头。感觉到腰间隐隐的酸麻,林瑯天双眼中精光
闪过,在激烈的冲撞间运转功法,熟练的将魔种的能量分出一道,在快感抵达巅
峰之时,随着灼热的精液注入了青檀的体内,然后凝神静气,心神俱都集中到了
体内。

  幽深的黑光隐现,魔种之力随着随着精液进入青檀的体内,旬即在青檀的体
内流转,渐渐隐没。林瑯天心神渐松,开始準备吸纳魔种反馈回来的奇异之力…


  一股雄浑浩然,却又阴寒之极的能量涌入,彷彿无穷无尽的浩蕩长河一般贯
入林瑯天的体内。这股能量前所未有的浑厚强大,纵然林瑯天已经竭力运转「淫
魔鉴」,却依然极为吃力,且随着他体内的能量逐渐满溢,即将抵达此刻他能承
受的极限,那股能量却依旧汹涌而来,丝毫不显颓势。林瑯天渐渐觉得有些不妙
了。

  「快收回魔种。这女人不是普通的阴煞体质,这,这竟然是煞魔之体,别说
你现在只是造化境的修为,就算突破到涅槃境也很难承受,快,快收回魔种,再
晚你就要爆体而亡了! 」

    穆师急喝道,声音中有着罕有的惊怒,如同雷鸣一般在林瑯天的脑海中炸响,
林瑯天眼神一凝,脸色涨得通红,体内的元力呼啸涌动,强力牵引之下,即将与
青檀融合的魔种之力被艰难的牵引而回,重新汇入体内。

  长出一口气,林瑯天血红的脸色渐渐平复,稍一感应,不久之前方才突破而
略显空虚的体内竟然已经元力澎湃,甚至抵达了再度破阶的临界点。方才虽然兇
险异常,但是得到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只是这片刻功夫,就已经抵得上他半
年的苦修了。

  爆体的危机一过,怀中少女香软的玉体立刻吸引了林瑯天的注意力。刚刚射
过的肉茎丝毫没有疲软,反而因为实力的精进而精神勃发,顶在青檀浑圆的美臀
上,还在缓慢的摩擦着。

  一阵舒爽之极的吸吮感从传来,是慕芊芊乖巧的将狰狞的凶器含入口中缓慢
的吞吐着,丝毫不在意上面还有精液和其他女人的汁水残留。

  揉着慕芊芊柔润的乌髮,林瑯天瞇着眼睛一脸享受。一会儿后,却将肉茎从
温热的小嘴中脱了出来,望着一脸委屈的慕芊芊,淫笑着道:「小骚货,先和可
儿玩儿去,一会儿再来收拾你。 」无视慕芊芊俏脸上的渴望,林瑯天揉弄着青檀
翘挺的屁股,肉茎抵在少女还有白浊的液体缓缓流出的小穴口,就欲再度插入。

  异变骤起。

  厚达数尺的石板墙壁骤然爆碎,一道黑影一闪而入,修长的手掌上厚重的暗
黑元力缭绕,一掌向林瑯天按下。随着那并不宽阔的手掌袭来,林瑯天心中剧跳,
那不起眼的一掌却让他感应到了死亡的气息,抽身欲退,却惊骇的发现周身的空
间都彷彿被凝固了一般,这是对天地能量的操控,是涅槃境强者心中滔天的怒火。

  关键时刻,蛰伏在林瑯天体内的穆师元神暗金光芒骤然大盛,强横的元神之
力包裹着林瑯天的躯体,破开了周边天地能量的挤压束缚,带着林瑯天以一个极
为诡异的弧线绕开了那神秘人的掌势。

  注视着那神秘的黑影,林瑯天心中大骇。刚才他几乎毫无还手之力,若非穆
师出手,他必死无疑。

  「阁下何方高人,为何无故对我弟子出手?」暗金光芒闪动,穆师嘶哑的声
音从林瑯天体内传出,诘问那出手的神秘之人。

  「你弟子?这贼子坏了我门下之人的清白身子,你还问我为何出手?你不是
我的对手,立刻从这小贼体内出来,让我杀了这淫贼,今日之事就作罢。不然,
我连你也一起杀! 」

    那神秘人的声音极为动听,居然是个女子,只是此刻盛怒之下,娇喝声中却
是森冷酷烈,杀机盈然。她来这东玄域游历,意外寻到了青檀这等良才美质,惊
喜之下正要将她引荐给门中掌教,却不想一时疏忽之下,青檀竟然被人坏了清白
之身。早已将她看做门内弟子的黑衣女子不由怒火沖霄,直欲出手将林瑯天立毙
当场,然后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对于黑衣女子的威胁,穆师却是毫不在意,冷哂道:「嘿,好大的口气。本
座当年纵横天下之时,还没你这号人物。虽然本座现在实力不足全盛之时一成,
但也足以挡住你片刻。你莫非感应不出,这府内还有一名涅槃强者正在某处闭关
幺?届时你我战起来,惊动了那闭关之人,而你看来也并非这林氏宗族之人,嘿
嘿,不但你今日休想轻易脱身,这女子也难逃一死。想动手,你试试看? ! 」

    黑衣女子秀眸直欲喷火,银牙都要咬碎了,玉手紧握,一身强横的元力汹涌,
却迟疑着,终究没有出手。她的实力的确要强过穆师,但是却也没有把握能在短
时间内将他格杀。真要出手,一旦那隐藏的涅槃境强者也被惊动,与那神秘元神
联手,她决计不是对手,要脱身离开势必要付出惨重的代价,而青檀……

  充斥着杀机的冰寒目光在林瑯天的脸上扫过,神秘女子强压下心中的杀意,
取出一件衣服将青檀的赤裸娇躯包裹住,转身便走。

  见那神秘女子终于离开,林瑯天紧绷的身体终于放鬆下来,背上已然一片冷
汗。涅槃境强者,果然远非造化境可以比拟,纵然有穆师护持,这股威势也让他
抗衡的极为艰难。

  这里的动静理所当然的惊动了林氏宗府的高手。林瑯天以突破为由将来者应
付过去之后,便宣布再度闭关,在一众人仰慕敬佩的目光中消失在新建好的闭关
室内。

  「炎城林家,林动,林青檀……」

    漆黑的密室中,林瑯天紧握着拳头,眼中有着冷酷的光芒闪动。

  另一边,青檀被神秘女子唤醒之后,便双手抱着小腿,呆坐在床上,任凭那
女子百般安慰劝导,也是置之不理,只是眼中泪光闪动,精緻的俏脸上表情不断
变化,仇恨,痛苦,悲伤,呆滞,看的神秘女子心中暗叹。

  这般枯坐了小半天,青檀终于抬起头,无神的眸子渐渐恢复了焦距。

  紧了紧身上那堪堪包裹着身体的衣衫,青檀没有去看那神秘女子,只是轻声
道:「我同意了,跟你回黑暗神殿。」

    神秘女子一呆,旋即惊喜道:「真的,你愿意和我回去?离开家人,离开你
口中的林动大哥? 」

    「嗯!」青檀转过头去,凝视着渐渐暗下来的天色,幽幽道:「我想明白了,
我要强大的力量,我要亲手杀了他!而且,我也想帮到林动大哥。 」

    最后那一句,却是声音极低,就连那神秘女子都没有听清,只是青檀脸上有
一抹极淡的温柔之色划过。

  「什幺时候动身离开?」「再等等吧,等到宗族大会结束。我想,在走之前,
再见一见林动大哥……」……

  宗族会武之上。

  林枫一脸狰狞,龙象拳影,再度掠下,这次,却是直接对着青檀娇躯狠狠轰
了过去。

  「林动哥,你还不现身?!」青檀望着那呼啸而来的淩厉拳风,却并没有立
刻出手抵御,反而是轻抬螓首,望着天空,娇声叱道。

  「林动?哼,他就算真在这里,恐怕也没胆子出现!」林枫冷笑一声,道。

  然而,他的声音刚刚落下,突然,一道如同滚雷般的大笑之声,带着惊天般
的元力波动以及霸气,从那远处铺天盖地的暴涌而来,眨眼间,便是在无数道目
光的注视下,出现在了这角斗场上空。

  「哈哈,放心,有我林动在,今日没人伤得了你!」漫天元力呼啸,而后一
道流光掠过,无数人便见到,一道年轻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了那场地之
中。

  「林动!」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