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死女儿了-爸

蕾洗好澡后,赤裸裸地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浑圆而硕大的乳房,她伸出双手抚摸着耸立在乳房中间的粉红色的小乳头,一阵酥痒的感觉让她心猿意马。才十九岁的她知道这就是性冲动,最近她老是梦见自己被强暴,一根又粗又大的肉棒在阴道内不断抽插,而她也达到了性高潮。每次从梦中醒来,全身都酸痛无比好像真的被姦淫了一般,而且高潮的滋味是如此的真实。

一想到这里,小蕾不由自主地把手伸向还滴着水的下体抚摸浓密的阴毛、红润的小阴唇。她雪白的屁股肥大而翘挺,诱惑着认识她的每一个男人,小蕾是那种长得十分性感而美丽的女孩,学校里的男孩都想追她和她做爱。男生们都说小蕾长得让人看了就想要强姦。突然房门被开,爸爸走进卫生间就看见女儿一手摸着乳房一手摸着下体,脸上一片潮红,双眼微闭,一看就是渴求被男人干的表情。

惊慌失措的小蕾被吓呆了,她不知道该怎幺办,爸爸在下午时从不在家,而今天却突然在她洗澡时出现。同样身穿浴衣的爸爸也惊呆了,女儿在浴室自慰的样子诱惑着他男性的本能,粗大的阳具迅速硬挺起来。他一步步走向吓坏了的小女儿,伸出双手把她拥抱在怀里。爸爸脱掉浴衣,赤身裸体地和他的小宝贝紧紧相拥。小蕾性感的身躯和光滑的肌肤不断刺激着爸爸的慾望,他再以忍不住了,他决定了要干自己的亲女儿,要和最爱的小心肝做爱,要狠狠地把大肉棒插入女儿窄小的阴道。

虽然他早就在一个月前用药迷姦了她,但昏迷的女儿没有给予反映,他想知道女儿也同样喜欢和自己性交,更想让小蕾在清醒时享受性爱的快感。小蕾还没有从惊吓中清醒过来,她任由父亲把她抱上洗手台,然后亲吻她,灵活的舌头从她迷人的脖子开始一路往下舔,爸爸一边温柔地安慰她,一边把粗大的肉棒顶在她花蕊一般的穴口,在女儿还没有任何反映时他用力地把自己粗大硬挺的鸡巴插入了她早就淫液直流的小肉洞。被硕大的肉棒强而有力地刺入后,小蕾尖叫着,哭喊着,开始做无力地反抗。

爸爸把肉棒插入女儿的阴道后并没有立刻开始抽插,他用巨大的龟头顶住女儿的小花心,轻轻地摩擦着,同时嘴巴用力地吮吸着女儿丰满乳房上的小乳头。小蕾此时此刻还在拚命地挣扎。她叫骂着:「放开我,不要!不要!啊---啊---禽兽---我是你的亲女儿啊!---淫魔---把你的阳具拨出去---啊---哦 ---哦--从阴道深处传来一阵阵又麻又痒的感觉,爸爸的龟头摩擦得小蕾忍不住呻吟,乳房被爸爸的舌头和牙齿又舔又咬,才十九岁的她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天啊!太舒服了,太爽了,可要想到干自己的男人是亲生爸爸,他们这样做是在乱伦啊!小蕾一边抗拒着性爱的快感,边呻吟着:「哦---哦---爸爸阳具好粗啊---女儿受不了---啊---啊---亲爸爸求求你---小穴快被胀破了---哦---哦---爸爸饶了女儿吧---别用龟头摩擦小花心---哦 ---噢---噢---女儿被你弄得好痒---哦---小穴好痒---好爸爸我们不能这样---亲爸爸这样是在乱伦啊---哦---哦---我受不了了 ---求你---求你---呜---呜---!羞愧不已的小蕾紧闭着双眼,拚命挣扎,想要摆脱爸爸的侵犯,但爸爸用力地抱着她,又粗又长的阳具深深地埋在女儿紧窄的肉洞里,他没有抽动肉棒,只是一直抖动着龟头去摩擦女儿的小花心,同时感觉到阴壁强劲地收缩力以及微微地震颤,随着小蕾的挣扎,肉棒与阴壁间出现了相对运动,两者之间紧密的摩擦给了他极大的刺激和兴奋。

这时爸爸直起身子,肉棒仍牢牢地插在女儿的穴内,他托起小蕾光滑翘挺的淫臀,把她抱了起来,从浴室往客厅走去,边走还边轻轻地抽动着阳具日着女儿的小嫩穴。他把小蕾的屁股紧紧地压向自己的肉棒,双手不停地搓揉,龟头紧顶着女儿的小花心用力地摩擦,而小蕾那浑圆的乳房也被弄得上下颤抖,雪白的嫩乳在爸爸眼前晃动着,小穴夹得肉棒好紧,令他忍不住想喷射精液。女儿的小淫穴干起来太舒服了。

蕾蕾,别拒绝爸爸哦---哦---求求你---把你迷人的肉洞给亲爸爸插---啊---啊--日亲女儿真好---好爽---」 爸爸挺着肚子在客厅慢慢走动,他每走两三步就停下来,上下跳动着,挥舞着自己巨大的肉棒抽插着小蕾的小嫩穴,然后再走动,再停下用力地干着小女儿那紧窄火热的淫穴。此时的小蕾被弄得骚痒难耐,她放弃了反抗,静静地体会着性爱的快乐,爸爸缓慢而有力的抽插让她感觉像要飘起来一般。让她不由自主地搂紧爸爸的脖子,让自己诱人的乳房贴紧爸爸的胸脯。心肝,哦---我的小宝贝---爸爸爱你,小穴套得爸爸的鸡巴好舒服---哦---哦---亲女儿的阴道好小--- 爸爸要日你---乖蕾蕾我爱你---我爱你---」 爸爸把小蕾放在餐桌上,让她躺下,然后把她的双腿扒开,好让自己的肉棒更深入地抽插。

他一边说「我爱你」一边用力地日着小蕾,每说一句就猛戳一下,插得小蕾高潮迭起,呻吟不断,从最初的拚命反抗到现在的曲意迎合。一边享受性爱高潮,一边却紧咬着牙,小蕾还是非常地害羞,她还是接受不了被自己爸爸猛插小穴。毕竟这是不正常的性爱关係,他们是在乱伦啊!随着大肉棒的每一次插入,小蕾硕大的乳房被顶得上下颤抖,爸爸伸出双手用力地揉搓着,手指不时地捏女儿的小嫩乳头,他低下头来,用嘴含住了勾引得他慾火难耐的粉红小乳头,不是地吮吸和轻咬,同是也还在缓慢而有力地抽插着女儿的小淫穴。

才十九岁的小蕾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她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幺,是继续反抗还是顺从地迎合,她慢慢地睁开眼睛,无助地看着姦淫自己的爸爸。嘴唇微微的张开,想说话又不知说什幺,小穴内的骚痒和快感让她不由自主地轻声呻吟。爸爸抬起头来,充满爱怜的眼睛深情地和女儿对视,他温柔地说:「宝贝,爸爸真的爱你,哦---哦---小心肝的嫩穴夹得亲爸爸好紧---哦---哦---小妖精我被你套得要爽死了---我要和你做爱---日亲女儿的淫穴真好---跟我说---噢---蕾蕾说你舒服---说爸爸的肉棒插得你快乐---说呀---再不说我就要停下了---小蕾没有说话,但她渴求的眼神流露出哀求,她内心希望爸爸插得再深点,再快点,不要停下来,但她不敢开口,爸爸见小蕾不说话,便故意将巨大的肉棒从阴道内取出,龟头顶着女儿的小阴核轻轻地摩擦,此时穴内的空虚让小蕾难受极了,她太想让自己的小肉穴被爸爸的阳具填满,她受不了这种折磨。

我---我要---」 小蕾羞愧地张开性感的双唇,却不知说什幺.宝贝说你要做爱---要和亲爸爸性交---要爸爸的粗鸡巴日你的小骚穴---要亲爸爸狠狠地干你---哦 ---亲爱的---爸爸爱你---和爸爸一起享受做的快乐吧!」 「我要爸爸日我---求你了---呜---呜---把你的粗鸡巴插进去吧---女儿要和亲爸爸做爱---啊---啊---日我---用你的大肉棒狠狠地戳亲女儿的小淫洞---啊---啊---给我---把肉棒填满我---」 爸听了小蕾淫蕩的叫喊,再以忍不住,他把肉棒从新插入了亲女儿紧窄、火热的小穴内直到完全没柄两同时发出满足的呻吟:「哦---太好了,能够日蕾蕾的小嫩穴爸爸太幸福了---小妖精我要干你---干死你---粗鸡巴要插亲女儿的小骚洞---我插---插---插死你---啊---啊---」 爸爸边叫着边开始快而有力地抽插着骚痒难耐小蕾,他把小蕾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让他的每一次冲击都能结结实实地一击到底,他逐渐加大了了抽插的力度,小蕾的反应十分激烈,随着肉棒的每一次插入,她都会挺起屁股迎合爸爸的动作,使他的肉棒能完全深入。每一次插进去,他们的下身都要激烈地碰在一起,发出「 砰砰」的声音。

爸爸的嘴巴离开了女儿的乳头,滑到她的脖子上,伸出舌头舔她的脖子,弄得小蕾痒痒的,发出淫蕩的笑声和呻吟,蕾蕾忍耐不住,伸过嘴来,对上了爸爸的嘴,于是他们便嘴对嘴地吮吸起来,舌头抵着舌头交缠着,贪婪地吮吸对方的唾液,同时下体不住地迎送,承受着爸爸兇猛地抽插淫液直流的小穴。整个客厅充满了性爱的声音,肉棒出入阴道的「啪啪」声和这对淫蕩的父女乱伦时的淫声蕩语「嗯---嗯---好女儿---好---做的好--小穴夹得亲爸爸好紧---蕾蕾宝贝 ---干你,爸爸好喜欢干你,喜欢干你热热的小肉穴!爸爱你---要狠狠地日你---哦,小妖精是你引诱亲爸爸犯错---用你的大乳房引诱我---用你雪白的淫臀勾引我---爸爸要你---爸爸的粗鸡巴离不开女儿的小嫩穴---日你---亲爱的让我给你高潮!」 嗯---哦---我喜欢---爸爸!」小蕾在父亲的肉棒下呻吟着干我---哦---侵犯我---爸爸---啊---啊---用力干---强暴我--姦淫我---啊---啊哟---亲爸爸用你的大肉棒日死你的亲女儿呀 ---啊---小穴被爸爸日了---啊---啊小骚穴被插得好痒---我被亲爸爸的鸡巴姦淫得好爽啊---」 此时小蕾的脑子里除了和爸爸做爱的念头外什幺也没有了,眼前所有的事物都变得充满了淫慾的味道,她再也顾不上什幺道德观,只想让爸爸的阳具狠狠地抽插她骚痒的小穴。爸爸的动作开始粗野起来了,大起大落,每一次肉棒抽出都要带出小蕾粉嫩的淫肉,每一次插入又都将整根肉棒完全地埋入她窄小的淫肉洞。

小蕾在爸爸的身下快乐地扭动着,婉转承欢,曲意奉承。他们的下体拚命地交缠着,女儿的热情令人惊歎,像是不知厌足地不断向父亲索取更多的有力抽插,爸爸却忘情地抽动肉棒,想要使亲女儿达到性爱的顶峰。此时,他们俩完全地沉浸在乱伦的激情当中了。

乖宝贝要来了吗---爸爸日得你高潮了吗---叫出来---爸爸要听女儿兴奋的叫声---哦---小嫩穴越来越滑---女儿的淫水浸泡得肉棒好爽---小骚货叫出呀---乖女儿被爸爸干了---天啊!日自己的亲女儿真刺激---插---插---好女儿套得好---小穴套得我要乐死了---亲女儿的小淫穴好紧!---夹得好---爸爸的肉棒要被你夹断了---哦---哦--蕾蕾的肉洞好热---爸爸的鸡巴插在亲女儿的小穴里啊---啊---感觉真好!哦 ---哦---用力干你---干死你---爸爸要用鸡巴日死亲女儿」爸爸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几乎每一戳都要深入小蕾的阴道顶端。彷彿想把女儿的小穴干烂,干穿!小蕾此时已经被日得死去活来,欲仙欲死,她陷入狂乱的状态,淫叫不断,身体只知道疯狂地扭动,屁股拚命地抬高迎接又粗又大的阳具一次又一次兇猛地冲击.爸爸快速地抽插着女儿的阴道,双手用力地揉搓她丰满的乳房,牙齿和舌头对着小乳头又咬又舔,双重的刺激让小蕾魂飞魄散,高潮一浪接一浪。

她的小腹肌肉开始剧烈地收缩,身体也在开始痉挛,阴道里被插得天翻地覆,阴壁剧烈地蠕动,紧紧地箍住日得她爽死了的粗肉棒,身体本能地上下疯狂地套弄着爸爸的鸡巴。「哦---哦---呜呜---啊---啊---女儿高潮了!---亲爸爸把女儿日得高潮了---啊哟---啊哟---」 蕾身体抖动得厉害,她伸出手来紧紧地抱爸爸的臀部随着他有力的抽插,用力地向自己压下去,「用力---用力---插死女儿了---爸爸--哦---你要日死亲女儿了---啊---啊---爸爸---日得好---哦---哦--亲爸爸---坏爸爸---再大力点,鸡巴再插深点---女儿好快乐---女儿有个好爸爸---啊---啊---我要做孝顺的女儿,淫穴只给自己的爸爸插---哦---好---好舒服---哦---太美了---啊啊!」 爸爸此时被女儿的浪叫刺激得只知道猛干她又窄又湿的淫穴。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