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的妈妈需要情爱

(1

  ……且说,被小我十六岁的刁钻女大学生逆推倒的那一晚——

  本来,以为今时今日,都二十二岁、都快大学毕业了,她应该早已失身了吧?
没想到,她却居然仍是处女,竟害我一直插不进去……

  到头来,还是她发起狠劲,骑上来、坐下去,自己的处自己破……

  扎着高马尾、算得上是个小美人的疯丫头,眼里盈着破瓜之痛泛起的泪水,
嘴角却带点得色笑意;C罩杯的青春两乳挺顶我胸口,一双纤臂紧紧搂住我肩
背;红唇凑近我耳珠,轻啃一下,娇喘呢喃:「……以后,我就是你的小孽障哦——」

  即使我有日脑退化到老人癡呆,耳边依然会迴荡着这句万分销魂的宣告吧?

**********************************

  此后,她果然不负『小孽障』之名,尽跟我吵吵闹闹、离离合合。没法子,
年龄差距明摆着,也算是我自讨苦吃,既眷恋年轻幼嫩的肉体,更不捨她古灵精
怪的性情……好几次,以为再走不下去了,直至——

  她像拿着棒棒糖般,将一支浮现两条直线的验孕棒,在我眼前挥来晃去。

  (卡尔马:「夏亚﹗你算计我﹗」)

  干~~甚幺安全期呢?﹗甚幺我那个昨天才刚刚完?﹗甚幺射进去也没关
係?﹗

  小孽障:「好喇,柏西达,你现在打算拿我怎幺样?」

  「负责任……结婚……?」

  「负责任才想跟我结婚?本小姐不稀罕﹗」

  然后就是一轮连珠炮发的数落:『说负责任结婚好像很勉为其难﹗』、『要娶
我很难为你吗?』『本小姐愿嫁,男人会从故宫排队到白宫﹗』『一点诚意都没有﹗
惊喜浪漫的求婚呢?戒指鲜花呢?』

  亏她平常满特立独行,动辄骂其他女同学庸俗甚幺的,结果来到婚姻这一
关,女人,始终还是不能免俗……

  等我买来钻戒玫瑰,上演一齣海畔烛光晚餐求婚,小孽障大人才破涕为笑,
又哭又笑:「呜呜呜……你这个超老套的大叔……」

  「戒指我就收下了。」冷静过来的新科大学毕业生,于月光下斜举右掌,满
意地仰望无名指上的银色婚戒:「但结婚以后再说。人家才多少岁呀,还想多玩
几年。」

  那妳又哭哭啼啼的要我求婚?﹗

  「唔,本宫,姑且先跟你同居吧。」

**********************************

  孕妇小孽障自恃母凭胎贵,极尽放肆,常常乱发脾气地过了九个月后——

  「哇、哇、哇~~」小柏西达(性别:女)顺利出生,母女平安。

  小柏西达很可爱;她妈因为要餵人奶,亦进一步长成D-CUP了;可是正值
产后坐月子,又要顾初生婴儿,想做爱实属妄想……

  我俩也缺乏双方父母的支援:我离乡别井,家中两老不在这个国家;小孽障
则说,她爸被她不是好人的母亲早早气死了(?),潇洒的她,早就当自己没有
娘亲……

  「我生下小柏,去了半条人命,餵人奶之外的,都交给你啰。」

  举目无亲,我好歹是一家之主,看在妳产后虚弱,加上女儿又超可爱的份上,
我就辛苦一点好了……

  娃娃刚满两个月,小孽障又活转过来,在家里倒立,大作瑜伽修身:「我要
找工作。总不成一毕业就退休吧。」

  宝宝半周岁的当天,小孽障从外归来,挽着一袋东西,神秘兮兮地关上房门,
不久就娇声软语地呼唤我:「亲~爱~的~」

  半敞半闭的房门间,佻皮地伸出了一条极速纤体成功的美腿勾引,而且,还
久违地穿着魅惑好看的黑色丝袜——

  头顶小帽、颈繫丝巾、贴身制服、半截短裙……空姐COSPLAY?﹗

  「欢迎乘搭马航MH370~~」俏空姐一手按上我已经隆起的裤裆:「憋上大
半年,快爆炸了没?」

  「奖励你这半年来,顾小柏顾得很好……雪……」一身火红衫裙的伪冒空姐,
主动蹲在我脚前,三扒两拨便拉下裤链,掏出肉棒,热情地吮吃起来:「啜、啜……」

  「雪雪~~」一年多前的处子,如今已是一位擅长口交的小妖精,谁叫她是
个会自行上网找A片看的奇女子……不,按她的说法,当下的这一代女生,只
要有在谈恋爱的,多半都会看AV来学点性技云云……

  掌心肌肤幼滑的左手,圈住我茎身徐徐套弄;顶着红帽的黑髮小脑袋斜歪粉
脸,狡猾如蛇的尖舌,往往返返地挑逗龟头底下的包皮繫带:「眼看手不动哦?」

  她掀开大红制服外套,再由上而下逐一鬆开白恤衫的衣钮,释放穿着性感黝
黑胸围的D杯豪乳;红里藏白,白里映黑,瞧得我阳具一抖,几没打中她的鼻
尖……

  小孽障自豪浅笑,两手相邀我十指,在内衣外捧托傲人乳峰:「刚买的,你
最爱的前扣式……」

  「小柏的份儿,我都预先泵出来了……今日就赏你……吃奶吧——」

**********************************

  憋上大半年,快爆炸的其实也包括小孽障本人……大战了三趟后,大家都虚
脱般瘫在床上:「妳这空姐制服好像真,哪里买来的?」

  我全裸的没名份老婆翻身坐起,弓着双手盘出脑后髮髻,高潮过后仍白里透
红的胸口一颤一震:「本来就是真的好不好。」

  她遥对着镜子戴好小巧的红帽子:「XX航空聘请我了,过几天就正式飞啦,
还是国外线的头等舱,多得我是精通N国语言的外文系高材生耶,嘿嘿。」

  嗄?﹗那小柏怎幺办?﹗

  「你以为我培训你这大半年照顾小柏是为了甚幺?她现在都很愿意只跟着你
啊。养孩子很贵的,我去上班也是帮轻你;还有你都在家搞HOME OFFICE,一
边工作一边顾小柏应该没问题吧?」

  ……时为二零一七年的暑假,我深深觉得自己被这个廿三岁的小孽障狠狠地
坑了……

  但是,米已成炊,女儿都六个月大了,没有回头路可走……由是,四十岁的
我,蓦地就成了全职奶爸——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友情链接